BoneZha

we were born to make black history

[维勇] 星之所愿05

*大明星维克托包养小演员勇利

*本章尤里奥注意!!!尤对勇单箭头注意!!!

前文走 04


学校图书馆里,勇利疲惫地摘下眼镜,叹了口气,他的面前赫然摆着一本高中数学。不行啊,勇利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,过去了几年,很难再找回高中时解出难题后的自豪感了,解题本身就要费掉大半精力。

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,勇利连忙拿起来,是尤里发的短信,内容只有三个字:抬头看。

勇利抬头,果然看到对面的书架旁站着戴着兜帽的尤里,还没等他做出反应,手机就又收到了第二条短信:你在干什么?有没有搞错!你在做数学题?

勇利苦笑了一下,回他:到外面去说。

学校图书馆后面有一块空地,尤里顺手买了两罐可乐,递给勇利一罐:“你为什么要做数学题?这几天怎么也没看见你?”

勇利接过可乐,暂时没有开 :“说来话长了……你可以理解成我找到了一个高中数学天才的角色要演。”

尤里挑了挑眉:“不容易不容易,怎么找到的?试镜的时候没有结巴?”

“……别提了。”

勇利是一个人去的试镜,维克托当然不可能陪着他。交了表格等待的时候有些尴尬,因为周围来的人不少,个个看上去踌躇满志,还有一些勇利已经在电视上眼熟的面孔。有那么几秒钟,勇利甚至怀疑维克托所谓的潜规则是在骗他。

然而更尴尬的还在后面,被叫到名字后勇利推开小房间的门,一下子就看到对面坐在桌子后微笑的克里斯。

克里斯知道他和维克托的关系吗?——都走他的后门了,肯定是知道的吧。勇利惴惴不安,导演处女作啊,就算是小制作,演员也可以随便乱选吗?如果他没做好,是不是仍然有可能被刷下来?

“——你演完以后,导演笑笑就让你走了?好吧,不管他当时反应如何,最后通知你被选上了就证明你表现得比别人好啊。”尤里喝了口可乐,“你在瞎担心些什么?”

勇利没法解释“表现不好也有可能被选上”这个问题,捏着可乐陷入沉思,力气太大以至于易拉罐都变形了。

尤里叼着罐子斜眼看他:“你是不是有点不对劲啊,我早就觉得了。”

“哇哦,不对劲哦,大明星竟然主动给我打电话,”公司办公室里,克里斯斜躺在沙发上,语气充满了职业意味的惊喜,“可惜咯,大明星的目的不是我。”

维克托在电话那头语气平淡,仿佛没听到克里斯的调笑:“你觉得胜生勇利如何?”

“唉,就知道你要问什么。”克里斯满脸意料之中,“不用担心,我已经叫人通知你的小情人过了试镜了。”

“小情人”这个称呼……维克托依旧选择无视:“他演得怎么样?”

“还不错吧,没有你说的结巴手抖肢体僵硬。”克里斯回答道,当初他听到维克托这样可怕的形容时还以为勇利是那种演员,所以期望值并不高,“但也就止步于此了,没有眼前一亮的感觉。某种程度上挺适合这个角色的,我的确需要安静又努力的人来演,没有你的原因我可能也会选他。”

“…努力?”

“哦,你不知道,我让他演的那段一开始是男二在做作业,别人都是无实物表演,只有他居然真的掏出来一本黄岗密卷,”克里斯回想,“我特别注意了一下,上面真的有字,认真做过的那种。”

“……噗。”想到勇利掏出试卷时周围人的惊愕,维克托一下没崩住笑了出来。虽然卷子上的字也有可能是别人的,但这事看上去非常符合勇利的风格。

“看来为了不被自己的‘学生’赶超,我也该去做点题了。”维克托在电话里愉快地说 。

“有吗?做数学题就是不对劲了?”勇利假装若无其事。

如果要让勇利来选,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尤里会是最先发现“不对劲”的人。宿舍三人中,雷奥一直很细心,披集又那么八卦……怎样也轮不到尤里第一个有所察觉。

尤里皱着眉转过脸:“不知道,反正就是感觉不一样了。会像刚才那样突然旁若无人地发呆。”

“唉,我压力大嘛,别说我了,”勇利开始转换话题,“听说你签约了?”

尤里别过脸去:“嗯。”

“哪家?感觉怎么样?”

“AH[1]。”

…和维克托一个公司?厉害,不愧是尤里。勇利衷心替他高兴:“恭喜你!大公司啊。给的待遇好吗?压力大吗?”

“差不多吧。”尤里似乎回忆起了一些不好的事,并不愿多说的样子。勇利眨眨镜片后的眼睛,没有追问,又换了一个话题:“认真地说,尤里你……觉得我的演技怎么样?”

这个问题不久前维克托问过他,他现在拿来问尤里。

尤里错愕地看了他一眼,“你怎么还在瞎担心啊,从雅科夫到美奈子,有人说过你演技不好吗?你只是偶尔太紧张了。”

“是吗?类似的话我听过太多遍,已经不太相信了……”

尤里很不耐烦,打断勇利的话:“够了,猪排饭你有完没完?听着,我觉得你很棒。”

勇利难以置信: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我刚才听错了?”

“我不是为了安慰你或者给你信心才这么说的,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也很愤怒,怎么跟一个猪排饭有一样的名字。”尤里继续说着,并不在意勇利快裂了的表情,“后来看你演了一段《哈姆雷特》才接受这个事实的。没想到一个平时那么弱气的人居然可以有这样的爆发力,虽然你手抖得跟筛子似的,台词却依旧很震动人。”

“生存还是毁灭,这是一个问题。”

”究竟哪样更高贵?去忍受那狂暴的命运无情的摧残 还是挺身去反抗那无边的烦恼,把它扫一个干净!“

勇利完全不知道尤里对他还有如此的心路历程,他记得刚入学时的《哈姆雷特》,那是第一次在全班人面前表演,紧张得快失去自我。只是傻傻地用力,仿佛要把哈姆雷特王子的绝望全部嘶哑地喊出来。

尤里看到勇利感动得不行快要哭出来的表情,突然意识到自己几秒钟前说了什么,马上着急解释:“喂!你不要多想,演得最好的还是我!我不可能跟一个废柴用一样的名字……不要扑过来!!很恶心啊!”

“尤里奥,你是天使吗?”

“不要叫我尤里奥!”勇利任凭他气得跳脚,心满意足地抱着室友狂蹭。和维克托不一样,尤里奥的身体有种青年人健壮的感觉,热热的,像个火炉,又像个战士。

勇利不知道的是,他扑过去的时候,后颈完全暴露在尤里的视野中。那里残存着两个可疑的红印,像烙铁一样,也烙在了尤里的眼里。

*

《夕光》开机在即,各种宣传和消息也开始一点点放出,维克托在公寓里闲适地喝着茶看剧本,眼神却时不时飘到一旁的勇利身上。

勇利也在看剧本,他看的就专心多了。自从得知了尤里奥对自己的看法,勇利稍微大胆了一些,敢于相信自己的思路了。各种记号画满了A4纸,他看得累了才拿出手机刷微博。

维克托·尼基福罗夫V:要拍新剧了,希望大家支持~ (*´ ♡ ⁾⁾⁾) 

维克托转发了剧组的微博,评论和转发都有几万。粉丝们都带着#维克托新剧#和#电视剧夕光#的tag刷屏,非常有组织有纪律。

这阵仗勇利也不是第一次看见了,不同的是,现在这部电视剧也和他有关。

维克托见勇利盯着手机屏幕发呆,放下茶杯走了过去。勇利连忙起身给他腾地方,却被维克托按了回去。

“别动,让我抱会儿。”

勇利放松了身体任由对方抱着,仔细一想,维克托对他说的最多的话就是“别动”和“小猪”。“小猪”是两人独处时维克托对他的爱称,“别动”就意味着维克托要对他做些什么,或者正在做什么……

“小猪的剧本看得怎么样了?你在我周围,我可是一点都看不进去啊~”维克托日常撩,勇利一点都不信。维克托演过那么多爱情剧,说起情话来不打草稿。

“嗯,快看完这一遍了。”

《夕光》里的男二名叫高柏,是一个丰富又空白的角色。虽然戏份很多,但大部分是作为剧情的背景和重要的引线,关于他本身的描述其实很少。看完整个剧本,勇利也只知道他学习好,有前途,很勤奋……完全不知道他想要怎样的前途,他为什么要勤奋,他对男女主又有怎样的感情。

勇利抱着维克托,满脑子跑剧情。高柏从开始到结尾,见证了主角们爱情的所有起承转合,却始终不变地做他的数学题。老师昨天叫我思考这个问题的第二种解法,老师今天教了我新的内容,老师明天要给我做测验……一开始的高柏,生活中应该只有老师和题目。高度自律的人大部分不都不愿意突然改变生活方式,女主突然闯入,他虽然表面上不说,心里也肯定会排斥。关键是,高柏连排斥的苗头都没有,尽心尽力的给女主送助攻。他难道一秒钟都没有担心过女主把老师抢走了怎么办吗?

维克托抱着抱着开始爱抚起勇利的后背,勇利还是没反应,任由他摸着。

高柏是个做事简单,目的明确的人。他肯定很有把握,老师不会被抢走。早点让这段感情盖章定论,便能早点恢复原来的生活。数学天才的计算,一定是收入大于支出。他对老师,要么干净得只有师生之情和利益关系,要么坚定深厚得不会被任何他人动摇。

两种都很好,两种都很适合,那么到底要选哪一种?

 

-TBC-

(小剧场)

尤里的备忘录:大多数情况下,勇利叫我“尤里奥”的时候,就意味着他要过来扑我了,要及时闪避!

勇利的备忘录:大多数情况下,维克托叫我“小猪猪”的时候,就意味着他要发情了。闪避……闪避也没有用!


评论(8)
热度(75)
© BoneZha | Powered by LOFTER